• 1036閱讀
  • 1回復

周莊,在時空交錯的刹那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 
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楼主  發表于: 2013-07-12
關于周莊的記憶,只能說那是台灣作家三毛隔著時空傳遞給我的信息。壹提起江南水鄉周莊,心中想起的就是這位1989年徒步周莊並寫下她對周莊的鍾情的才女。2013年,跨越了24年的時空,我終于踏上這塊三毛的夢中水鄉,期待能在時空交錯的刹那尋找到這位才女的足迹。它太美太溫柔,但卻不再是三毛走過的記憶。24年的歲月,還是給這座千年古鎮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。
雨夜徒步古巷,碎花紛飛

周莊,沈靜溫婉的處子。或者只有在如此的旅遊淡季、碎花紛飛的雨夜,才能感受到她的這壹面。高跟鞋在那堅實、斑斑駁駁的石板路上敲出壹陣陣腳步聲,回蕩在這悠長靜谧、消失在黑暗中的雨巷,那是千百年來的回音與曲調。

雨巷幽深,深幾許?流水閑靜,靜如夢。江南水鄉,夢中的水鄉。周莊,無論是小巷還是流水,都是憂傷的。蜿蜒的小巷穿越數百年時光,依然幽深靜谧,只有腳步聲聲聲在回蕩。雨夜,碎花紛飛,雕花的屋檐、典雅的樓閣、樓閣上挂著的大紅燈籠、用壹塊塊木板拼起關著的門……這壹切都消失在黑暗中,仿佛消失在曆史裏。只有挂著的大紅燈籠發出沈靜的紅光,卻也在碎雨裏逐漸朦胧。站在這無盡的黑暗中,只有燈籠的紅光揭示著古巷的走向,仿佛穿越了數百年的時光回到了過去的靜好歲月。而那壹抹流蘇般靜谧流淌于古老石板小巷與甯靜木屋之間的小小河,則是壹個沈睡的夢。依依柳條溫柔地低垂著,觸碰著那個溫柔的夢;偶爾的壹聲水泡聲或魚躍聲,則是她酣睡時的夢語。她輕輕觸碰著與她相吻的石壁,石壁之上就是戶戶人家。小河的流水是如此貼近人家,就在屋檐下,就在門外……這種生活方式,叫周莊。

小橋流水人家,橋永遠是河流依依不舍的情人。這壹座座橫跨小河之上的石拱橋,就是小河處處流下的情。但流水與橋的愛情永遠是悲傷的,日夜相望,卻永無相擁之日。牛郎織女尚有相會的壹天,但流水與橋的愛情,則是周莊千百年來恒古不變的悲劇。

在安甯與熙來攘往間
夜晚的周莊是如此靜谧,而白天的周莊,則壹片俗世煙塵的氣息。說她充滿俗世煙塵的氣息,是因爲遊客絡繹不絕,而周莊古巷的小店裏則充斥著琳琅滿目的商品。但是在這樣壹個熙來攘往的俗世煙塵裏,卻安置著壹座座安甯的古建築,任由處界如何喧嘩吵鬧,這座座古建築沈穩安靜、氣定神閑地置身于其中,不卑不吭,冷冷清清,落落寞寞。想演滅在歲月塵埃中,但卻常常被人們惦記。而古建築裏那些蒙塵的舊物件,則向踏入裏面想要壹窺光陰的人們揭示著歲月的秘密。

土布縷花旗袍、桌布、帽帽、包包,水彩畫、油畫、字畫,手藝人編的包包、鞋子、娃娃,絲綢、麻布、柔棉,明清紫砂壺、明清青花瓷、明清陶瓷、明清繡花鞋、明清鐵器皿、明清木雕、明清兵器……或精美,或古舊,前者讓人那麽愛不釋手,而後者則讓人深刻體會了時光的流逝——站在2013年,突然與數百年前的古舊物件相遇,在那過往與當下的刹那,不禁讓人感慨歲月浩渺,人生當如蜉蝣,朝生而夕死矣。

其實這已不是周莊的原貌了。過去數百年,周莊原著居民在這江南的魚米之鄉生息繁衍,種菜捕魚。柴米油鹽,鍋盤爐竈,煙囪裏飄出的,是帶著生活烙印的袅袅炊煙。泛舟小河之上,漁夫漁女悠揚的歌聲在回蕩。古戲台的戲場上,上演的是蘇杭戲曲,流蕩的是明清時期繁華盛世的歌舞升平……而今日的周莊,雖然古巷流水仍在,但基本上已面目全非。不再是先民在此安居樂業的棲息地,而是變成了旅遊地帶的商業區,賣民間藝術品的、開江南飯館的,都在推銷自己的産品和服務。周莊,這座曾經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、江南水鄉,如今到處充斥著赤裸裸的商業氣息。這,還是三毛曾踏足過、讓她流連忘返、魂牽夢繞的江南水鄉嗎?

唯壹可以找到昔日古鎮痕迹的,唯有在那些受到文物保護、不被開發爲商業區的明清古宅、老建築,如沈廳、如古戲台、如天孝德民間收藏品,又如張廳。

重水複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壹村,這,就是“轎從前門進,船從家中過”的張廳。在懷疑已經走到盡頭的時候,卻發現廳堂盡頭那被木牆或屏風擋著的後面,又是壹個青天白日下的窄窄的小弄連著另壹個廳堂。堅實冰冷的石板地、暗紅色的木柱棟梁、厚重的紗窗木門、瓦片重疊的屋頂;明清私塾學堂、藏書閣、休息廳、大廳……曲裏八彎,千回百折。走盡幾重門,進入幾層廳,同樣大小的空間,卻因如此費心機的建構而顯得立體繁複,如同萬花筒般,讓人有置身于不同空間的錯落感。最後穿過壹道廳堂,突然眼前壹亮,豁然開朗,原來,小河已靜悄悄地貼著這個廳堂流過,而河上石橋連著的,是壹個幽深的庭院。這明清的古建築,無論外面的世界發生了怎樣天翻地覆的變化,仍然像逝去的朝代那樣安甯,只聞鳥叫、公雞啼鳴,或偶爾的人語響。

走過壹個美術坊,古樸幽深的庭院裏,挂著滿滿的水彩畫,全都是周莊的剪影。其中最大的壹幅水彩畫最先映入眼簾:雙橋、流水、漁女撐著小舟……那,是周莊的原貌。這水彩畫的命名爲——《故鄉的回憶》。

是的,對于周莊人來說,那是故鄉永恒的回憶。故鄉,離開之後才有的地方;故鄉,逝去了之後才念念不忘的家。故鄉的回憶,只存在于那些水彩畫中,只存在于老壹輩人的心裏。那逝去的舊日子定格爲壹幅幅水彩畫,在明清古宅的安甯靜谧與現代商業的吵雜煙塵中,在時空交錯的刹那,成爲人們心中永遠向往和懷念的回憶。
  









小圖 | 大圖 圖片

  • 周莊,在時空交錯的刹那-讀者投稿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周莊,在時空交錯的刹那-讀者投稿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周莊,在時空交錯的刹那-讀者投稿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周莊,在時空交錯的刹那-讀者投稿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周莊,在時空交錯的刹那-讀者投稿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周莊,在時空交錯的刹那-讀者投稿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周莊,在時空交錯的刹那-讀者投稿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周莊,在時空交錯的刹那-讀者投稿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周莊,在時空交錯的刹那-讀者投稿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周莊,在時空交錯的刹那-讀者投稿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周莊,在時空交錯的刹那-讀者投稿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周莊,在時空交錯的刹那-讀者投稿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周莊,在時空交錯的刹那-讀者投稿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只看該作者 沙发  發表于: 2013-07-16
水鄉已經沒有原住民了,哎~
梦想是带着画板去旅行,在阳光下,在风中,在植物的气息里无所顾忌地画画……
快速回復
限100 字節
如果您提交過一次失敗了,可以用”恢復數據”來恢復帖子內容
 
上一個 下一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