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628閱讀
  • 11回復

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 
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楼主  發表于: 2012-02-13
— 本帖被 weimengpei 從 內地旅遊 移動到本區(2012-02-24) —
翻開隨身攜帶的小筆記,有些難以下筆,對於一個地方的好奇與嚮往,會把夢想裝飾得很美。連帶心情,都變得朦朧。
我只有一個小行李箱,還有一部電腦,一本小筆記,一本《西藏生死書》以打發沿途無趣的等待。火車緩緩開向那個很多人夢想中的地方----麗江
來之前,月央跟我說:“千萬千萬別來這裡,因為這裡,你會顛覆很多東西。”
我笑了笑,還有什麼可以顛覆的?我一向沒有正確的觀念,明明是朝著大家希望我走的方向行去,可是最後,卻走到了悲傷,叛逆得絕然。
撫摸著手腕上的傷口,疤痕雖是醜陋,可也算是讓我清醒了不少,原來我們的一輩子,就是這樣過去了。想起了三個月前,我的歇斯底里,他的無所謂。----這是威脅,只會讓我更討厭你。----在我告訴他,我覺得生無可戀的時候,他說。
愛他麼?大概是不愛的,我只是寂寞,把他當成習慣,然後忘記了自己。
如果你是為了療傷,那麼更不要來麗江。月央說。
三個月後,我的無所謂又能傷到誰?更無必要傷害自己,不是麼?
他說,他會一輩子記得我,一輩子的最愛。
冷冷一笑問他,愛,是什麼東西?再告訴他,如今我已清楚你的一輩子,只不過是一瞬間就變的事。
“我要結婚了,但我不喜歡她。”臨走前,我約他在外灘見面,他很爽快應約了,但告訴我這麼個消息。
“恭喜,希望你幸福。”我自覺這句話還說得蠻誠懇的。
“但我不愛她,我會一輩子記得你。”
“我不會,我會忘記你,然後陌生。”
“難道我們就不能做朋友麼?”
心底一涼,看著他的笑容,突然有些噁心:“你說,可能麼?這是你所選擇的,你就應該有心理準備去接受這樣的結局。就算你不愛她,就算你不幸福,跟我說,又有什麼用?朋友,你不覺得可笑嗎?尤其,在你的背叛後。”
他無言可對。
如果一個人決意跟你劃清界限,然後又告訴你,他會將你曾經為他所做的一切保留,我不會覺得感激,只會覺得可笑。這又是想渲染什麼?等到某一天有利用價值,還是等到某一天看著我的無所謂然後提及曾經?這一日,我算是看清了這個男人的本性,薄情且膚淺。
“我希望你幸福,因為你已經選擇了。”拋下一句話,轉身離開,釋然。
忘記三年零七日,對我來說,只需要三個月。
那麼,到底又是誰比較薄涼些?


只看該作者 沙发  發表于: 2012-02-13
圖片

小圖 | 大圖 圖片
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只看該作者 板凳  發表于: 2012-02-15
好感性的文圖。生活不只是黑白灰,迎著陽光走去,把黑影留給過去。
只看該作者 地板  發表于: 2012-02-16
文藝範兒!
只看該作者 4楼 發表于: 2012-03-29
三個月前,我失戀了,順便失業。
我是一個小人物,高中肄業後便闖蕩在上海,四年來除了他是一個意外,其它的都按部就班地進行中----工作,吃飯,睡覺,一份薄糧,三分之二的薪水按月寄回老家,然後三分之一用於在這個夾縫城市苟且偷生。
他是一個意外,我從來不會想過這個意外可以延長到成為正劇,但他偏偏在我忐忑又忐忑之中給了我許多的諾言,越是這樣,我便越不安,可我從來不會說。每次他說著飄渺的諾言時,我可以微笑聽,微笑點頭,從不相信,卻又不想去懷疑。
直到她的出現,她是我之前他的女朋友,這說明這個世界的確是圓的,我能讓他從她身邊離開,她也有能讓他從我身邊離開。背叛一次,背叛兩次,本質上是沒有區別的,我見過他背叛,也能原諒他對我的背叛,這是他屬於本性上的行為。只是我覺得可笑,他還假裝自己是受到了莫大的理由才選擇離開我,而一切的錯,都是我所成就的。
愛情其實沒有那麼美好,只是它在你心裡的想像,化成種種可能的幻像,會變得很美,也會變得很猙獰。
我辭掉了工作,準確來說,是翹班了三天,然後遞上了辭職報告。我一般不輕易下決定,只是下了決定就不會更改。
然後無所事事地在所租住的地方,吃飽了睡,睡飽了吃,然後上網。
於是這樣認識了月央。
月央在麗江,是她,讓我對麗江有了些好奇。
然後,又認識了明滅,在跟明滅曖昧了兩個月後,我決定不顧一切去麗江。
當所有人都以為我是為了療傷才去麗江的時候,我卻想不到具體因為什麼一個原因,讓我真正決定下來。
從上海至昆明,然後從昆明至麗江,將近五十個小時的火車並未將我的心力磨盡,對我來說,如今時間是最可以浪費的東西。
我喜歡在在路上的感覺,最好你不會知道終點在哪裡,又會經過哪些地方,於這些風景,永遠只做一個過客。坐火車能很好地去體會這種感覺,無論是你經過的向日葵,還是一片綿延的湖綠,都會讓人心生感動。
------有時候目的地就代表迷茫新生。
我沒有聽從月央的攻略安排---先去大理,在蒼山洱海看春暖花開。而是直接就到達了麗江。
計程車的師父因不知道我想要去的目的地是哪裡,好心地將我放在大水車那邊,讓我從許願鈴那方向走,走到四方街,會有人告訴我怎麼走的。從四方街裡走,據說可以去古城裡任何一個目的地。
我沒有給月央打電話,也沒有告訴明滅,只因想不到要聯繫的理由。
青石道,小巷路,盡頭處,我便停了下來。那是一家不大的客棧,只有小妹在前臺打著瞌睡,院子裡一片寂靜,陽光淺淺地灑落園中,吊蘭藤條在院子中纏繞不清,地上,還沒有褪綠的葉子跌得一地都是。
多好的葉子啊,可惜了。微笑,跟忙著為我開房門的小妹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後,進了房間。房間並不大,卻有些豔麗,紗帳從床中蔓延開來。床頭旁有一小書櫃,上面零落地擺著幾本書。
我想,我確實是累了,也顧不得形象,呈一大字型躺下,不一會就睡著了。

只看該作者 5楼 發表于: 2012-03-29

小圖 | 大圖 圖片
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  • 艳遇百分百【丽江篇】-內地旅遊,中國旅遊資訊網—最專業的旅遊資訊平台
只看該作者 6楼 發表于: 2012-03-29
房門沒有誰上鎖,我不知道睡到了幾點,朦朧中好像有人進來了,又出去了,睜開眼睛,看看自己,還好,只是有些不雅,衣飾還很全又蓋著被子。笑了笑,蒙著頭,繼續睡去。
直至晚上,又有個男聲叫了聲:姑娘,開飯了。
於是,我莫名其妙就被這個男孩子拖了起來,跟著他們在院子裡吃飯。
你睡覺都不關門的嗎?有些吃不慣這裡的晚飯,央小妹拿了一杯水,聽見叫我起床的男孩子問我,我有些迷惑地看著他,不知道他所言為何。
中午的時候,我看見你的房間們是開著的。他微笑解釋說。
哦。這裡的菜偏辣,連青菜都放了幾根辣椒,我立時有些胃疼。事實上我不是不能吃辣,只是胃一向不太好,吃的太油膩或者太辣都不行。
你不太愛說話。
不是啊。只是不愛跟陌生人說話罷了。
你可以叫我曉曉,你呢,叫什麼名字?曉曉看著我,伸出右手說。
阿莫。禮貌性伸出了右手,打了個招呼,似乎這飯也吃得差不多了:我回房了。
姑娘,一會我們去酒吧,跟我們一去去吧!一直坐在曉曉旁邊的男孩子說道:你應該是第一次來麗江,那你更應該去看看了。
哦。想拒絕,卻又想不到好些的理由,於是淡淡地點了個頭,進了房間。
打開電腦,我收到他QQ上給我的留言,細細看了一遍,他問我在麗江過的可好,有沒有豔遇,要好好照顧自己。看完,心裡哇涼哇涼的,硬是把想說的話逼回肚子裡,把他QQ列入黑名單,想了想,把手機卡扔到垃圾桶裡,楞著對手機發了兩個小時的呆,直到曉曉敲門進來,看了我半響,告訴我,我們該出發去酒吧了,我才起身,胡亂理了下頭髮。頭髮也是一團糟糕,曾經及腰的頭髮如今才齊耳。我們總以為剪掉了頭髮,也就剪掉了某些牽扯,而某些事情總會在不經意的時候被提起,告訴我們,事情並沒有過去,卻也沒有繼續的可能。頭髮可以剪掉,電話卡可以換掉,那麼曾經呢?我是否可以重洗髮牌?
你笑起來很好看,你應該多笑笑。路上,曉曉很自然地用手劃過我的臉,不顧旁人的眼光,這個畫面就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曖昧。便只尷尬地轉過臉,走得慢了些,在他後面低頭,數著石磚一步一步走著。
他倒像是若無其事地跟前面,他的朋友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。
古城的夜很漂亮,這種漂亮奪人眼球,卻始終覺得有些虛渺,找不到方向。我們一行人慢慢的走在青石道上,越走越擁擠。到了傳說中的酒吧一條街,走進一家看起來還挺熱鬧的酒吧,臺上有人在主持節目,然而對於上海,這樣的酒吧又算不了什麼。但既然來了,也只得安靜坐下來,我有些好奇,這傳說中豔遇是怎麼發生的。
旁邊的人見我不怎麼說話,便自顧自地玩了起來,一會兒,整個桌子只剩下曉曉和我。
一會兒,走過來一個買花的姑娘,年紀約莫在20歲左右,長得還蠻標緻的,把花往桌上一放:帥哥,買束花送給你旁邊這個美女吧!
搖搖手,示意姑娘把花拿走,她只是笑笑,跟曉曉耳鬢私語一會兒,曉曉便笑著把花遞了過來:我沒別的意思,這花你就收了吧。
我剛想搖頭,他又說:難得我們在麗江遇見,也算是有緣,這花,你就收下吧。頓了頓:再不收,就顯然僑情了。
只好接過花,無語地看著手中的一束包裝簡陋,紅豔不媚反有些俗氣的花朵,哭笑不得。
我沒有記住曉曉說的什麼話題,問了我什麼,我又答了什麼。酒吧裡的喧鬧,搖晃的人群,喝著說不清味道的酒,看著牆上各種語錄,露出骨頭的曖昧纏繞在指尖裡。我喜歡在酒吧裡看各種人的哭笑嬉戲,或是沉默寂靜。
孤單,是一個人的狂歡;狂歡,是一群人的孤單。---我突然想起了這句話,看著這一群狂歡的人們,他們,是不是也一樣孤單?
也許沒有人敢於去觸碰這一個如此敏感的角落。
他們說這裡是療傷的聖地,卻不知道越療,越傷。來之前,月央告訴我這一句話。
真實嗎?簡單嗎?這一刻,我有些分不清虛虛實實,真真假假。

只看該作者 7楼 發表于: 2012-03-30
很感伤的故事,但是时间会淡忘一切的不是吗?让自己多注意于旅途中的风景吧,向前看
只看該作者 8楼 發表于: 2012-04-01
待到音樂聲戛然而止,我又被他們一群人拖至藏匿在小巷子裡的小酒吧裡,一圈人坐在火塘中間,喝起了梅子酒,像是一個小圈子,可是我輕易被隔絕在外面。
你一向這樣安靜麼?端起一碗梅子酒,碰杯後,曉曉問。
看了看他,沒有說話,低頭垂眉,一飲而下。
我安靜的時候讓人感覺不到我的存在,有我跟沒有我根本沒什麼區別。但熱鬧的時候呢?我想,我已經忘記了自己多久沒有熱鬧過了。
你是來麗江療傷的吧!曉曉又問。
既然你是這樣看,又何必再問。再舉酒,一笑,跟他碰杯。是不是,我心態已老,我總覺得如今的我,已是一個滄桑百年的老嫗。
只是好奇,什麼樣的人能將你傷害到如此淡漠。他凝視著我,我便不再看他的眼,只數著燭火裡的閃爍,一點,一滴,一閃爍。也不說話。
但凡女子,多經歷幾次刻骨銘心的愛戀,被狠狠傷害幾次,便逐漸學會看淡。見我不說話,他又接著說:你眼睛裡的無所謂,是騙不了人的。
晴一說過,我眼睛太像一潭深淵,總讓人看不懂,覺得這個人城府頗深。
人們因為執著追求某些東西,源自內心深處的佔有欲,往往容易讓人看清了本質,雖然人的表情眾多能掩蓋許多內心深處的欲望,但眼睛卻能讓人看穿很多東西。可是越簡單的本真,反而讓人看不懂了。每個人都懂得將心比心,但未必是將自己的心比作他人的心。
隨興而至,也隨興而止,未必有所求,未必無所求。拂去燭臺上的蠟淚,有些黯然,其實看淡不看淡,連我自己都未必清楚。因為都覺得沒什麼所謂。
太安靜可不好。他又說。
是麼?呵呵。喝酒吧。我清楚醉不能解愁,可有時候我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,快樂是什麼,還不如痛來得深刻。---也許,我骨子裡就是喜歡犯賤的自虐。
你愛過嗎?他又問。
眯起眼,對他這樣唐突的問題有些難以適應,我不善撒謊,也不願意編故事。看著他,半響才反問他:愛情是什麼?
呃,每個人都應該有過這樣的一段經歷啊!
愛情是一種深沉的幻覺,它也許來源於人內心深處的不安,也許是佔有欲,也許是各種牽牽扯扯不止的內外事物。有人覺得它是生命的全部,沒有了愛情就活得如同死屍,即便外表光鮮,內裡卻在慢慢腐爛。也有人覺得愛,不過是兩個人的寂寞和在一起,然後由一個人的生活變成兩個人,甚至更多個人的生活。可它對我而言,它什麼都不是,可有可無。一連串說出了這一打關於愛情的話,始終沒有轉入他問我的正題中去。
可它是真實存在過的,不是麼?那個人會深深刻在你的內心裡,哪怕是時過境遷,人事變幻,你還是忘不掉。淺飲一小口酒,他臉轉向了旁邊。
應該說,那只是一個曾經。雖然我有時候可以什麼都假裝看不到,哪怕沙子壓進了眼睛裡,跟眼睛融為一體,也不揉一下的人。但若他先選擇放棄,那麼,這個沙子無論如何,哪怕傷到血肉模糊,我都要從眼睛裡挖出來。睜眼,大滴大滴的眼淚落下,終究是這樣的結局,我卑微不起,也驕傲不了。
錯過你這樣的一個女孩,後悔的一定是他,你無謂為這種不懂珍惜的人掉眼淚。曉曉有些急,翻著自己的小包,卻沒找出什麼,問了旁邊的人要了紙巾,遞了過來。
我沒有接,也沒有擦去眼淚,又喝了一大口酒:你才認識我,我是怎麼樣的人,你又如何曉得。我好不好,我自己都沒有個定論,別人又怎麼能這麼輕易下結論?我想過做一個別人覺得可以的人,也曾在高樓大夏之中每日變換著面具,直到,我自己都忘記了自己的樣子。
跟你認識不久,可我相信你是一個好女孩。見我沒有接過他遞過來的紙巾,他便拿出紙巾替我擦去了眼淚:對於有負於你的人,何必這樣折騰自己。
不,沒有人有負於我,這條路,這個人,是我自己選擇的。就算他再不好,只能說明我選得不妥,抱怨他人,憫憐自己,甚至恨,都是一種折磨與執著,只是形式上的放下並不夠。
你還愛著他,那就回去爭取啊!
我的愛從來都是我自己的玩具,我可以不求回報去付出,可以為此而改變自己。抬頭,定定看著他:可我做不到路過之後還回頭去看,分手之後還去愛。不,我的愛,從來沒有那麼癡纏。
也對,你要告訴他,你的愛不是那麼廉價,他想要就能要得到的。曉曉一笑:為了你這段話,幹一下。
又是一杯。
那麼你的家庭呢?你一個女孩在外面,他們不擔心的嗎?
習慣了。習慣了一年難得一次的會面都在彼此說不上好壞的情節中結束,習慣了一個人去承受所有,那麼,其他的,也逐漸變得模糊了。
人年輕的時候就是叛逆,哎,我啊,老了。他又笑了笑,我細細打量了下,也是紮人群堆裡就找不著的臉孔,只是笑容顯得有些吊兒郎當,一股痞子氣。
我沒有再說話,又霎間安靜下來。

只看該作者 9楼 發表于: 2012-04-01
據說有一種酒叫黯然銷魂----世界上自虐的方式很多,醉酒便是其中一種。黯然銷魂,惟別而已矣。縱然才華橫溢似李白,醉酒也不過是黯然之後銷魂的痛,一種幻覺,一種執念,一生惆悵。
宿酒醒來,已是次日午時。苦酒伴惆悵的後果,頭疼欲裂。
走出房門,坐在院子裡的搖椅上,什麼都不想去想,只是仰頭看著天,藍天白雲豔陽,微風陣陣。院子裡的櫻桃花翩然而落,四五月的天氣,微涼。仍舊有些醉意,閉眼。
在這樣的日光下,人容易忘記自己。發呆半響,一個輕柔的女聲傳來。
我睜開眼,側邊茶臺上坐著一個長相甜美的女孩子,約莫二十多歲,朝著她笑了笑。
過來喝杯茶吧,這邊天氣乾燥,需多補點水。她回以善意的甜美笑容,熟練地洗開茶具。
好啊。沒有過多的客氣,直接就坐到茶台邊,雖然我並不是好茶之人。這邊的天氣確實乾燥,剛洗臉的時候我都已經發現一些血絲夾在鼻涕中間,一天不到的時間,皮膚也幹得不像樣子,手更是開始脫起皮來。
這是雲南古樹茶,普洱的一種。女孩遞過茶杯,說:你試試。
嗯,還不錯。喝了一口,品不出茶韻,但於禮貌,總得說句好話。然而對於茶道,涉獵甚少,也無從交流。
你昨天喝了不少。她又給我倒了一杯:多喝點茶,會舒服一些,破曉讓我告訴你,晚上他們去吃三文魚,你也一起去吧。
我一愣,不解地看著她:破曉是?
破曉,是曉曉的另外一個名稱,用他的話說,是藝名。女孩笑著解釋說。
不好意思地笑了:昨晚,多有打擾。
還好,我看過很多喝醉的人,但像你這樣的不多。她抬起頭,看著我:沒有鬧,只是一個勁兒流淚,也勸不進去。
呵呵。撓撓頭,後半場的事我顯然已經過濾掉了,記得不多。
又靜默了下來,我有一杯沒一杯地喝著茶,倒是清醒了不少。
別喝太多,你還沒有吃東西,一會暈的。女孩又說。
哦。對她笑了笑,示意感謝:還沒問你怎麼稱呼呢。說了半天,似乎還不曾知道這個女孩什麼名字。
七月。七月淡淡一笑:因為我是在七月出生的。
阿莫。
破曉說過。
點點頭,看了天色,發現肚子有點餓了,跟七月打了聲招呼,走出了客棧,準備去找些吃的。人是鐵,飯是鋼,一天不吃餓的慌。這句話說的一點都沒錯,我從來不是個在吃這方面很講究的人,但也不是一個在吃方面會虐待自己的人。
沿著散落地上的陽光,低頭走在古城的青石街道上,旁邊吆喝的小商販,夾帶滿街滴答,整條街道讓人覺得喧嘩,有些不真實感覺,仿佛做了一場昂長的夢,把浮生滄桑都看盡了。回想過去,又像是一場戲,只是我這個配角演的不夠盡興,也不夠投入。
選了一家不大的小吃店,略略吃了些東西填肚,打算細細逛一圈這個傳說中的豔遇之都,流連在滿目的琳琅裡。古城的風霜不假,而過於密集的商鋪,行至水雲深處都能見得到的客棧,抹去了不少的生活氣息,少了些淳樸。

快速回復
限100 字節
如果您在寫長編帖子又不馬上發表,建議存為草稿
 
上一個 下一個